中国–非洲经济公报(2024年版)

湖南省中非经贸合作促进研究会   2024-07-10 18:07:59

640?wx_fmt=jpeg&from=appmsg

非洲各国已经制定或正在制定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和非洲联盟2063年议程相一致的发展目标。能源和转型材料的潜在融资来源对于制定有助于非洲实现这些目标的战略而言显得越发重要。

过去三十年里,中非经济往来在双方贸易、发展融资和外国直接投资(FDI)领域不断深化,促进了非洲国家的发展,既带来了经济效益,也带来了环境风险。

作为非洲国家的众多合作伙伴之一,中国与非洲的经济往来历史悠久,具备为非洲提供金融资源的适宜条件。

由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与非洲经济研究联合会共同发表的最新报告分析了中国和非洲在2000年至2022年期间的贸易、融资和外国直接投资情况,以评估趋势、揭示差距,并找出中国在种种经济挑战和能源机遇中支持非洲进行能源普及和转型所能采取的途径。

作者发现中国的融资机构、投资者、公司和贸易促进机构在能源和转型材料行业的经济活动涉及两条途径:

  • 电气化途径,即为电气化基础设施提供总体支持(发电厂、输配电线路);

  • 开采途径,即勘探、开采并向中国出口初级能源产品和转型材料。

主要发现 – 贸易:

  • 随着中国成为多个非洲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非洲与中国的贸易(货物进出口)大幅增长,总额从2000年的116.7亿美元增长至2022年的峰值2576.7亿美元,超越英国和美国。

图3:2002-2022年非洲主要贸易伙伴的变化

640?wx_fmt=png&from=appmsg

来源: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与非洲经济研究联合会,2024年。注释:黄色—欧盟;蓝色—美国;红色—中国。

  • 非洲与中国的贸易主要是以初级产品换取制成品。在2000年至2022年期间,非洲对中国出口有89%属于开采业,主要商品是石油、铜、铁矿石和铝。另一方面,进口商品以制成品为主,如电信设备和纺织品,占同期从中国进口商品总量的94%。

52000-2022年非洲对中国出口和进口情况(按行业划分)

640?wx_fmt=png&from=appmsg

来源: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与非洲经济研究联合会,2024年。

  • 在2021年至2022年,非洲对中国的出口增长19%。同期,中国对非洲的出口增长11%,但由于中国对非洲出口额仍高于非洲对中国出口额,到2022年底,非洲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仍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2.6%。

42000-2022年非洲与中国贸易差额

640?wx_fmt=png&from=appmsg

来源: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与非洲经济研究联合会,2024年。

  • 就2000年至2022年非洲各国对中国出口情况而言,安哥拉以主要供应原油居于首位, 其次是以出口铁矿石为主的南非。接下来的三大出口国是苏丹、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刚果,分别以出口原油、铜和原油为主。这些国家的出口额合计约占2022年非洲国内生产总值的2%,占2000年至2022年出口总额的69%。

62000-2022年非洲各国对中国出口情况

640?wx_fmt=png&from=appmsg

来源: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与非洲经济研究联合会,2024年。

主要发现 – 发展融资:

  • 在2000年至2022年期间,中国贷款机构向非洲主权借款国提供了1700.8亿美元贷款,其中1340.1亿美元由中国两大主要开发性金融机构(DFIs)提供,即中国进出口银行(CHEXIM)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

图7b:2000-2022年中国对非洲贷款

640?wx_fmt=png&from=appmsg

来源:中国对非洲贷款数据库,2023年。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

  • 中国向非洲主权国家提供的贷款融资额使中国已成为非洲最大的双边债权人,但中国贷款机构提供的贷款自2016年达到峰值后持续下降。现有的债务负担和上升的借贷成本使其几乎没有承担更多债务的余地。

  • 中国的开发性金融机构向能源行业提供了三分之一的贷款(34%)。开发性金融机构的能源贷款达523.8亿美元,其中51%用于包括石油、天然气/液化天然气(LNG)和煤炭在内的化石燃料项目。可再生能源贷款仅占2%,而非洲的巨大潜力尚有待开发,尤其是太阳能。这些能源贷款项目既涉及电气化途径,也涉及开采途径。

82000-2022年中国对非洲贷款:能源贷款和贷款总额

640?wx_fmt=png&from=appmsg

来源:中国对非洲贷款数据库,2023年。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

  • 2022年,非洲对中国的债务占非洲外债的13%,大致与欠世界银行的债务相同,而债券持有人所占比例为28%。中国在非洲的债务国前几名是安哥拉(209.8亿美元)、埃塞俄比亚(68.2亿美元)、肯尼亚(66.9亿美元)、赞比亚(57.3亿美元)和埃及(52.1亿美元)。安哥拉和肯尼亚最近勉强避免了违约,并且看起来有望对现有债务进行再融资,然而,非洲过去三年中违约的三个国家,即赞比亚、加纳和埃塞俄比亚,都位居中国在非洲的前十大借款国。

图10:2022年对中国债务存量排名前十的非洲国家

640?wx_fmt=png&from=appmsg

来源: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与非洲经济研究联盟,2024年。

主要发现 – 外国直接投资:

  • 2000年至2022年期间,中国公司宣布在非洲各地的项目和企业进行了1123.4亿美元的绿地外国直接投资,并完成了246亿美元的并购外国直接投资交易。绿地外国直接投资主要投向工业与贸易/服务业、能源与非能源采矿与加工业。并购外国直接投资主要分布在非能源采矿与加工业以及能源业。

图11:2000-2022年中国在非洲的绿地和并购外国直接投资趋势

640?wx_fmt=png&from=appmsg

来源: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与非洲经济研究联合会,2024年。

  • 对能源企业的绿地和并购外国直接投资多数支持化石燃料项目(石油和天然气/液化天然气),与此同时,绿地外国直接投资支持可再生能源的比例(8%)高于开发性金融机构的贷款。对铜、铝和铁矿石的外国直接投资在很大程度上占主导地位, 表明中国公司参与了非洲金属和矿物供应链的各个阶段。中国外国直接投资主要针对这些能源和转型材料的勘探和开采。

152000-2022年中国对非洲的非能源采矿与加工业的外国直接投资(按金属或矿物划分,单位:十亿美元)

640?wx_fmt=png&from=appmsg

来源: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与非洲经济研究联合会,2024年。

总之,作者指出以往的经济交往既包括为电气化提供资金支持,以提高能源普及率,也包括勘探、开采产品来向中国出口。这些途径帮助非洲国家打通了基础设施融资的瓶颈,但却延续了非洲以自然资源换取制成品的贸易模式。如果中国和非洲国家想要实现当下的发展目标,如能源普及和转型,那么针对可再生能源和增值绿色产业的优惠贷款、股权融资和贸易将是中非未来合作富有前景的方向。 

3598次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