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东盟发布《2023东盟投资报告:国际投资趋势之关键因素和政策选择》

东亚峰会清洁能源论坛   2024-01-06 09:30:08

近日,东盟秘书处和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共同发布了《2023年东盟投资报告:国际投资趋势之关键因素和政策选择》,我们同时整理相关数据图表分享给大家。本报告分析了东盟地区外国直接投资(FDI)趋势和发展态势,以及影响地区FDI吸引力的关键因素。报告指出,2022年,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东盟通过政策工具等手段改善投资政策环境,逆势而上,东盟继续成为发展中地区最大外国直接投资目的地,增长5.5%达2240亿美元,创历史峰值。其中,能源转型等相关行业投资强劲,国内外投资者、多边开发银行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将在东盟能源转型中发挥重要作用。

640?wx_fmt=jpeg&from=appmsg

01

全球投资低迷,东盟依然强劲。

2022年,受俄乌冲突等影响,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流入量下降12%至1.3万亿美元。同期,东盟FDI流入量逆流而上,增长5.5%达2240亿美元,创历史峰值,巩固了发展中地区最大FDI目的地的地位。展望未来,尽管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粮食危机、债务压力或将减缓东盟投资增长,但受益于国际供应链重塑、政策环境持续改善、区域一体化持续推进以及投资者信心,东盟未来仍将保持可观的FDI流入

从成员国看,六国FDI流入量较2021年有所增长,按规模排序,依次为新加坡(1412亿美元)、印度尼西亚(220亿美元)、越南(179亿美元)、马来西亚(171亿美元)、柬埔寨(36亿美元)和缅甸(30亿美元);有两国较2021年有所下降,分别是泰国(99亿美元)和菲律宾(92亿美元)。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越南FDI流入量创历史新高;柬埔寨和缅甸跻身最不发达经济体中排名前五的重要FDI目的地。

640?wx_fmt=png&from=appmsg

表1:东盟10国FDI流入量

数据来源:联合国贸发会;图表整理:水电总院国际部

640?wx_fmt=png&from=appmsg

表2:东盟9国FDI流入量(不包含新加坡)

数据来源:联合国贸发会;图表整理:水电总院国际部

从全球占比看,东盟连续两年超越中国成为发展中地区最大的FDI目的地,并继续成为增长引擎。东盟在全球FDI流入中的份额从2021年的14.4%上升到2022年的17.3%。强劲的流入推动东盟FDI存量达到3.6万亿美元,比2015年(1.8万亿美元)翻了一倍。

从投资类型看,跨国公司纷纷在东盟扩张,强化区域价值链和供应链网络。股权投资增长8%达1270亿美元,占东盟2022年FDI的56%;再投资增长5%达860亿美元,占比38%。已公布的绿地投资、国际项目融资和跨境并购项目数量均有所增加。

从投资领域看,制造业、金融、批发和零售以及与能源转型(如电动汽车)、数字经济(如数据中心)相关行业的投资强劲。制造业投资达617亿美元,占比从2020年9%到2021年26%,再到2022年28%;电子产品占制造业已公布绿地投资的70%,半导体和电子元器件占27%,电池增长656%达84亿美元占23%。金融和银行业仍是最大的FDI目的行业,增长3.6%达630亿美元。批发和零售业增长18%达330亿美元,信息和通信业增长67%达100亿美元。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相关的投资连续两年增长,2022年已公布的绿地投资、国际项目融资FDI达780亿美元,项目数量增长26%达349个。2015-2022年,可再生能源和基础设施投资数量分别增长52%和19%。

640?wx_fmt=png&from=appmsg

表3:东盟FDI投资领域

数据来源:东盟秘书处;图表整理:水电总院国际部

从投资来源看,来自前10大外资来源地的FDI占东盟FDI比重为71%,较2021年提升8%。美国投资居首,增长6%,达370亿美元,主要在银行和金融业以及制造业。日本是继东盟内部投资后第三大外资来源地,投资额达260亿美元,主要集中于交通运输和存储业,占该领域东盟FDI的88%。中国投资160亿美元,主要在制造业、电动汽车、数字经济和房地产。

从内部投资看,东盟成员国内部投资连续三年上涨,2022年达280亿美元,主要流向金融业和制造业,前五大行业占比87%。印度尼西亚、新加坡和越南吸引了东盟内部三分之二的投资,新加坡2022年增长10%

02

东盟投资政策环境持续改善

近年来,东盟成员国陆续出台有利投资的政策措施,包括投资便利化及配套措施,政策环境逐渐改善;东盟区域层面达成一系列旨在加速电动汽车、数字经济、工业4.0转型等领域投资的声明和协定。这些是东盟投资活力的重要保障。

从对内投资政策看,2013-2022年,东盟成员国共实施了149项影响投资的措施(包括111项有利措施,27项中立措施,11项限制措施),其中90%以上对投资者有利或中性,该比例超过了68%的全球平均水平和86%的亚洲平均水平。2021年受疫情影响,该比例曾降至70%,主要成员国收紧对投资的监管,特别是具有战略重要性、公共卫生和国家安全相关领域。

这些政策主要涉及:一是投资自由化,超过三分之一的有利措施与开放外资市场准入有关。例如,越南将2020年投资法项下外资市场准入限制清单中的保险对外资全面开放;菲律宾修改负面清单允许外资对可再生能源100%投资,放松中小企业和贸易企业的外国所有权限制,允许外资拥有对电信、航空、航运和铁路等公共服务的所有权。二是投资激励,超过五分之一的有利措施提供了投资激励。例如,柬埔寨制定投资法为包括高科技行业、创新研发、数字基础设施和高附加值制造业在内的19个领域的投资提供激励措施;泰国减少4个主要投资项目的进口关税,并为外国纳税人提供个人所得税豁免。三是投资便利化,超过五分之一的措施旨在促进或便利投资。例如,柬埔寨修订投资法,简化行政流程,并引入针对外国投资者的“柬埔寨我的第二个家”签证计划;印度尼西亚建立了投资部以促进和便利外资在印尼投资经营,并减少受投资要求约束的行业数量;缅甸为某些FDI项目提供货币转换豁免;泰国规定外国投资高收入者(至少50万美元的政府债券或资产)有资格获得长期居留签证。四是投资限制,这些措施旨在监管和保护战略性行业和国家安全。例如,缅甸成立监管外币交易的委员会;菲律宾为战略性行业创建FDI审查机制,如与军事、网络基础设施和管道运输相关的行业,以及可能危及国家安全或公共安全的活动。

从对外缔结投资协定看,截至2023年6月,东盟成员国已缔结342个双边投资协定和83个具有投资条款的协定,占全球国际投资协定(IIAs)的13%。其中,350个协定已生效,75个协定已签署但未生效,52个已终止。

03

东盟吸引FDI的新兴因素

报告提出了影响东盟吸引FDI的新兴因素及相关政策建议:

一、国际税收改革。国际税收改革由G20和OECD进行的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BEPS)提出。这些改革,特别是对大型跨国公司实施15%的全球最低税,将对投资政策、投资促进和特殊经济区的发展带来重要影响。可采取以下行动:评估全球最低税对东盟对外国投资者吸引力的潜在影响;探索超出税收措施的投资激励措施;审查与税收激励措施相关的FDI促进政策和特殊经济区计划;审查IIA以评估实施全球最低税带来的争端解决风险。

二、国际供应链重塑。地缘政治局势和新冠疫情引发全球供应链重组,偏爱东盟作为“搬迁”枢纽。这促使投资者不断巩固区域立足并加强供应链建设。可采取以下行动:加速实施《东盟投资便利化框架》(AIFF);积极参与东盟投资论坛和世界投资论坛等活动;最大化利用和高质量实施东盟经济共同体和RCEP,助力构建韧性的区域供应链。

三、能源转型。要达到2025年前可再生能源在一次能源占比23%和装机容量占比25%的目标,东盟每年需投资1800亿美元,但东盟2022年可再生能源国际投资项目估值仅430亿美元。国内外投资者、多边开发银行(MDB)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如商业银行和绿色基金)将在东盟能源转型中发挥重要作用,私营部门在2014-2018年间为东盟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了超过40%的资金支持。可采取以下行动:制定着眼整个可再生能源供应链的投资政策、改善投资环境;鼓励对可再生能源技术进行投资并将其应用到制造业,在解决可再生能源需求的同时吸引设备制造商;鼓励包括国际投资在内的私有资本开发东盟的生态工业公园、生态特殊经济区、环境友好的数据中心,以支持东盟的能源转型目标;促进区域跨境合作中的可再生电力贸易,增强区域工业互联和一体化。

四、电动汽车。2022年,东盟电动汽车相关FDI流入量飙升570%至180亿美元。投资集中在上游(采矿和冶炼)和中游投资(制造业)。大多数成员国已着手增强其电动汽车基础设施。目前,全球前十大电动汽车制造商都在东盟设厂,其中9个在该地区积极投资并持续扩张。可采取以下行动:进一步提高电动汽车普及率;促进电动汽车基础设施和下游投资;培养电动汽车辅助行业,实现区域内采购和制造网络;吸引电池回收投资,与绿色经济发展和能源转型目标保持一致。

3075次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