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智库认为对华电动汽车征税将拖累欧盟转型

SCCWTO快讯   2024-07-06 15:08:59

2024年6月,欧盟委员会员正式结束针对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反补贴调查,并宣布对原产于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征收高达27.4%-48.1%的临时进口关税。这是继美国对华新能源汽车征收高关税之后,又一主要贸易伙伴对中国新能源汽车征收保护主义关税。欧盟的反补贴关税当然会在相当大程度上抵消中国新能源汽车的相对竞争优势,但可能也会对欧盟更广泛的战略目标造成不利影响,如对欧盟健康运行至关重要的多边经贸体系可能因此受到更多挑战,互利共赢的中欧双边经贸关系可能因此而受到冲击,包括欧盟自身制定的雄心勃勃的气候应对和减排计划也可能受到影响。

欧盟效仿美国,对来自中国的电动汽车征收高额关税,而这将使其雄心勃勃的去碳化目标面临风险。

6月12日,欧盟委员会在进行反补贴调查后宣布,将对来自中国的电动汽车征收27.4%至48.1%的临时进口关税。一个月前,美国宣布将对中国电动汽车征收前所未有的102.5%的关税。

欧盟委员会对电动汽车采取的行动可能不是最后一次针对中国清洁技术采取的行动,最近还考虑对欧洲能源转型的另外两大支柱采取贸易措施:包括针对中国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竞标罗马尼亚公共项目的反补贴调查,该调查在被调查公司退出项目竞标后结束;

对中国风力涡轮机供应商的调查正在进行中。这两项调查都是根据新的《外国补贴条例》发起的。

对去碳化技术征收关税的风险

欧盟急于保护其盟内公司免受其所认为的不公平竞争的危害。2010年代初,中国廉价的太阳能电池板几乎摧毁了欧洲的太阳能产业。

欧盟将清洁技术视为重要的战略产业,并采取行动减轻从中国进口激增的负面影响,这是正确的。在动荡的地缘政治背景下,为本国制造的商品支付溢价是值得的。

但是,太阳能电池板、风力涡轮机和电动汽车等脱碳技术都有一个与其他贸易产品不同的特点。当替代化石燃料时,它们可以减少排放到大气中的地球变暖气体的数量。要想避免气候变化带来的最坏影响,就必须在短时间内大量使用这些能源。

欧盟制定了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目标,即到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以及一个中期目标,即到2030年比1990年至少减少55%。还提出了到2040年减排90%的目标。

这些目标虽然不足以将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但也是雄心勃勃的。2022年的减排目标为32.5%,因此需要采取加速和持续的行动。这意味着要大量部署清洁技术产品,如太阳能电池板和电动汽车。

欧洲制造的成本

欧盟希望这些产品在其境内生产。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其2023年国情咨文中明确表示:欧盟清洁技术的未来应在欧洲制造。

2023年初宣布的“绿色交易工业计划”旨在通过削减繁文缛节、增加融资渠道、提高技能和促进公平贸易来实现这一目标。《净零工业法》设定了一个目标,即到2030年,欧盟每年至少生产40%的所谓战略性净零技术。

该法案建议通过包括要求公共当局在采购可再生能源时考虑非价格的“可持续性和韧性”标准等措施来实现这一目标。从理论上讲,这将增加欧洲本土生产的产品的吸引力。

但是,如果这一要求意味着“不成比例”的额外成本,则可以不予考虑。因此,这是否足以抵消中国和欧盟生产的太阳能电池板等产品在生产成本上的巨大差异,值得怀疑。

据估计,到2030年,为实现该法案规定的太阳能电池板和电池组件生产目标而建设的工厂将需要近700亿美元。

但与美国的《通胀削减法》提供巨额补贴不同,欧盟的“绿色交易工业计划”几乎没有提供新的融资方式。

该计划放宽了国家援助规则,使成员国能够为绿色产业提供补贴,并提议设立一个新的欧盟级基金,用于投资战略性清洁技术项目。

然而,欧盟范围内财政规则的回归将限制政府支出,包括用于转型的支出;欧洲主权基金的规模被缩减,最终成为一个动员私人资金的平台。

目前欧盟在转型方面的投资水平远远不够,据估计,每年的气候投资赤字为4,060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6%——这意味着要实现2030年的目标,气候融资规模需要翻一番。

欧洲审计法院2023年6月的一份报告发现,“没有信息表明将提供足够的资金来实现2030年的目标”。以气候为重点的公共开支也可能因日益关注安全和国防而受到挤压。

在财政资源有限、时间紧迫的情况下,实现转型所需的每件产品的单位成本就成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变量。

而在廉价清洁技术方面,中国是无可争议的世界领导者。二十年来,中国始终如一地实施有针对性的产业政策,再加上巨大的国内市场带来的好处,这意味着中国今天生产的产品价格极具竞争力、质量上乘、低碳环保。

2023年,中国太阳能组件的生产成本为每瓦特0.15美元,而欧洲为0.30美元。2023年,法国最便宜的电动汽车售价在2.2万至3万欧元(2.4万至3.25万美元)之间,而在中国,超过50款电动汽车的零售价低于10万元人民币(1.5万美元)。智库“运输与环境”的分析发现,欧洲汽车制造商优先考虑大型、高档电动汽车,而忽略了紧凑型、经济型电动汽车。

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任何阻碍最廉价低碳产品流通的行为都会增加转型成本,延缓转型速度,增加欧盟无法实现减排目标的风险。

然而,这些并不是唯一的风险。如果太阳能电池板和风力涡轮机变得更加昂贵,最终将导致电价上涨,增加公民的生活成本,并对欧洲工业脆弱的竞争力产生向下拉力。

如果电动汽车和热泵等消费产品的成本居高不下,不仅会延缓其普及速度,还会使人们对“绿色”的认识更加根深蒂固。它还会使人们更加认为清洁能源是富人的专利,而对气候的关注则是精英的专利。不难看出,这些问题可能会被利用来谋取政治利益,给成功转型带来更多风险。

在能源三难问题的新转折中,欧盟正在寻求平衡三个相互竞争的目标:快速减排、摆脱中国的风险以及保护制造业就业。目前还不清楚能否同时实现所有目标。

欧盟可以做的是利用低成本的脱碳产品满足消费市场来实现其目标,在需要的地方保持战略工业立足点,但重点支持下一代低碳技术,因为欧盟的研究和创新生态系统可以提供竞争优势。

欧盟还必须考虑到一个在政治上难以接受的事实,即如果欧盟不增加财政资源,就不可能实现欧洲制造清洁技术未来的梦想。

但至少,欧盟在对来自海外的廉价清洁技术施加限制时,必须考虑到其自身气候目标所面临的风险。

3149次
返回
顶部